收藏

我是一个九流大学的烂饭学生。

而我今年跨校跨系考复旦经管,考了407。

英语82,政治76,数学146,专业课103。

不过为考这个分数我是考了两年!

梦魇般的两年!

我家在小城市,本科上的学校就算在省里也没什么名气。

而我更是从小到大都是中游学生,从来没有名列前茅的经历!

我要强调的是:在考研的两年里,我的境界有了飞跃,有了长足的成长。

但是,没有人给我什么指导。

所有重要路口,我都是自己走过来的。

很多重要的认识,都是我在经历了痛苦与失败后自己悟出来的。

说一下我当时的起点吧:我各门课一点基础都没有。

(英语算过了四级,可那也是准备考研前一年的事情了,而且还靠了同学在考场上的帮助)我觉得,开始准备时,我可能不仅是在所有报考复旦中最烂的,可能也是在全国范围里考研者中最烂的。

大家知道吗?

这次考试是我有生以来考试考的最好的一回,英语我从来没有考过上80的,数学呢,客观的讲,从小到大,大概除了小学一年级外,我从来没有考过上90的(按100分制计算)。

我要考复旦的原始动机很简单:错误的信息指导造成的无知者的无畏+加自己的痴心妄想。

因为03年以前都是国家划线,我了解到的信息是复旦和其他的大学划线都一样(入取线就是国家线),竟然异想天开的觉得肯定有不少人是因为畏惧了,所以不敢报复旦……我要是胆大……嘿嘿!

现在回忆起来,我的原始动机是那么的荒唐!

也难怪,那时我也比较闭塞,没有接触过什么牛人。

如果我当时知道考复旦是如此的艰难,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报考的!

先说我03年考试的经历吧:

02年春节以后开始准备的,是从3月份开始的(大三上)。

当时因为从来就没有好好学习过,每天也就只能在桌前坐两三个小时,其他时间就要去干别的,就算强迫自己坐下,也是没有效率。

当时星火单词一个Unit我要看3整天!

是看,还不是背!

我还注意力不集中,背一会就不知道想什么去了。

后来我想了个办法:抄书!

这样既能强迫我坐下,又能让我有些效率。

就这样我不仅抄单词,还抄语法,到了6月份考6级的时候竟然考过了。

那次考试中,我系男生就两个过了,我就是一个!

(在考前我没有准备作文,就看了一篇范文,没想到就是考这篇范文)这些都被我看成征兆!

更坚定了我考复旦的信心!

02年8份,我去北京上了陈文登的考研班,住在北京同学那里。

我上了政治和英语,因为当时几乎没有怎么开始政治和英语,后来想想上辅导班对我帮助不大。

9月份回来以后,开始正式复习数学,专业课和政治。

从6月底到9月,一直挺平淡的。

如果说现在我的实力是100%。

从02年三月到02年9月这么长时间里,我的实力大概就从0%到5%左右。

但是当时我并没有深刻认识到考复旦有多难!

而且从小到大都没有这样学习过。

因此我还能为我这样学习和学到了不少东西感到高兴呢!

但是,真正的痛苦还没有开始。

02年国庆节时,和同学们出去吃了一顿,结果肚子吃坏了,从此我的身体一落千仗,每况愈下。

在以后的考研日子里,我不仅要学习,还要和我的病痛搏斗!

而且,从这时起,我开始真正感到学习真的艰难,数学不会作,专业课看不懂,没有人可以问。

我周围没有一个人考复旦的,当时,我也一个考复旦的都不认识,既没有女朋友,大学里关系好的哥么也不是向上的人。

没有人能帮助我或者鼓励我,我孤立无援!

不仅如此,我们寝室什么样的人都有,有人通宵喝酒聊天,或者通宵上网,我们屋还有个电视,我每天都在在强光和喧嚣中入睡的。

他们喝酒聊天弄的一片狼籍的,就我来收拾,因为就我需要一个干净的寝室环境。

更有甚者,我还有受到别人的奚落和打击,我们寝室有些人故意影响我。

我印象深刻的一次是:在宿舍夜话时,有一个我的室友直接了当的说我怎么怎么没有前途。

说着说着,他自己都哭了!

他自己都哭了啊!

你可以想象我当时所受的屈辱!

可是我这个人又比较温和,我当时竟然可怜他们,也不想打扰别人,所以我竟然没有因为受影响受欺负而抱怨或和人吵架!

再说一些事具体描述一下我当时的处境吧:

有几次,我屋几个人通宵喝酒聊天,直到凌晨!

最后都醉了,然后在屋里乱吐。

我被吵的整夜没有睡!

但是,是我,一个个把他们扶上床,为他们把嘴上,身上的污秽擦干净。

然后打扫屋子。

一切都弄完,天已经亮了。

这时,我去涮洗室刷牙,准备去自习。

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对自己说:你要坚强,决不能倒下!

类似这样我被无端影响打扰的事情不胜枚举!

在这样的环境下,我每天还要学习,在复习过程中还因为脑子不好使,经常看不懂书,经常不会做题目,做了又经常要错!

受这样那样的打击。

我的身体每况愈下,我脖子周围的淋巴都肿了起来(后来我知道,这是因为过度疲劳)后来,我还得了咽喉炎,吃东西下咽都难受。

胃也不舒服,吃了饭就难受,反酸。

肠胃也不好,天天拉稀……我还不敢睡懒觉,无法安心好好休息,生怕耽误复习。

我现在都不知道我是怎么过来的。

真的!

而且我没有一个人可以倾诉,当时没有人鼓励我。

从我记事起,我记得从来没有在父母面前哭过,最多也就暗地里眼睛湿润湿润。

可我那时我每次往家打电话每次都声泪具下,痛哭流涕!

关键时刻,也只有父母能安慰我,可是他们都让我别那么用心,不要把身体搞坏了……其实我那时需要的是激励,可是没有人激励我……我慢慢的开始绝望了,在12月初时,我已经清楚的意识到我根本不可能考上的。

那时我还发自内心的感到我对不起父母,父母这么对我,可我从小到大没有认真学习过!

真的,从11月开始,我每况愈下,和这样那样的压力,痛苦搏斗着!

而且我还在一个自我封闭的环境里,没有人可以真正交流,倾诉。

我那时受的苦太多了,很多痛苦都让刻骨铭心的。

我暗恋女生表白被拒绝的痛远不如我那时半天受的苦让我难受!

那时的痛苦事情我历历在目,因为我痛彻心肺!

我不再多说了,往事不堪回首!

但即便这样,我也坚持天天学习,有些日子还学14个小时以上!

碰到看不懂和不想学了,我就抄书!

唯一的休息就是听疯狂英语练听力。

02年12月底时,我那时已经陷入弥留的状态了,每天去自习,经常处于一种意识模糊的状态,或者失去意识,那时,我既背不了政治,也做不了数学,只能干一件事–作英语阅读。

考研以来,我一直喝咖啡,到后来我一天要喝三包,但是咖啡带来的振奋是暂时的。

到后来我的身体似乎已经对咖啡因麻木了。

咖啡带来的振奋往往就不到一小时。

咖啡效果过去以后,我还要非常非常难受一段时间。

我那时已经到了极限了……我那时开始担心的不是考不上,而是害怕我就这样完蛋,死掉!

我那时想这样一些事安慰自己:二战时被狗日的日本抓去当苦力的可怜人,受了几年非人的待遇不一样有人活了下来吗?

不一样有人长寿了吗?

到了考前2003年1月初时,我复习了将近11个月,而且我敢说平均下来每天也有8小时,可是我政治和专业课还没有看完!

同时,我那时也是实在受不了了,感觉生不如死,在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后,我害怕我万一就这么完蛋了,因此决定不在向以前那样拼命了。

因此就没有再复习了–考试前一个星期,我开始不那么强迫自己了。

开始有些休息了。

我想也许正是休息了一些时间才让我能够完成两天的考试,不然,我八成是要倒在考场上!

2003年1月17日,考研前一天,我已经清楚的感觉到我考不上了!

那个夜晚我刻骨铭心,我睡不着,不知道怎么应对明天的政治,不仅痛苦,还有深深的恐惧!

我文字水平有限,我无法表达我当时那种极端痛苦与不知所措的心理!

但是到了2003年月18号,我还是勇敢的走上了考场。

当时我没有完整的做过政治,英语,数学的模拟,因为东西太多了,我又丝毫没有基础,我当时又比较笨,根本来不及复习!

上考场前,我的身体还极端不好,一点精神都没有,萎靡不振的。

说真的,我能正常参加考试,要全靠红牛。

每场考试前,我都要喝红牛。

这玩意真管用,喝了以后真挺兴奋的。

在最后考专业课时,考了两个小时后,我明显感觉红牛的效力过了,人蔫下来!

公共课考下来感觉还可以,但专业课太遭了,考完我就知道没戏了……

考完试一回家(准备考研的日子我一直没有回过家),见到妈妈,我就和她抱在一起哭……就连写到这里,我都心潮澎湃……

2003年我的考分是:政治51,外语63,数学87,专业课66。

所有的公共课,外语政治和数学都比我预想的好!

但是我知道这一结果后还是难过了很长很长时间,因为这是我这辈子第一次这么认真的干一件事,但竟然最后还是失败了!

败的这样的悲壮,这样的惨烈!

后来的日子里我经常整夜整夜的睡不着,胃痛+难过!

而且我当时有一种不止所措的感觉,什么都不想干,觉得干什么都没有意思。

原因是一下从考研的紧张到放松休息。

我无法形容当时的感受和过的日子。

我只能说,极端痛苦,极端痛苦!

说起来,我真的很感谢我的朋友,我以前从小的玩伴们,他们拉着我玩,唱歌,开车带我兜风!

我更感到对不起父母,在考试前后一直支持我,安慰我,还给我买这样那样的补品,创造良好的环境让我休息。

没有他们我肯定在03年考完后一蹶不振,彻底完蛋!

经历了这么多痛苦,我要感谢上苍,没有让我发疯和变态。

我虽然没有发疯,但是我的人格彻彻底底的改变了。

我变的对痛苦麻木,长时间的情绪低落,富有攻击性,喜欢挑衅!

但是,我也悟出了不少东西。

我最大的感悟是:考研需要正确的方法!

需要正确的规划!

我第一次考,败就败在盲目的复习,而且,那时我想考复旦,简直是痴人说梦!

还有,当时的氛围也不对,我每次到网上看,竟是些说考研怎么苦怎么苦的,造成我盲目的付出,不知方法!

但不管怎么说,我想考上复旦的信念却丝毫没有改变。

在家休息了很长一段时间以后,我一直到03年的四月才回学校,我没有找工作,而是准备再考一年。

大学里最后一个学期,我是在麻木,吃喝和睡觉中度过的。

除了吃睡,就是打牌,踢球。

不过这样的生活让我的身体得到了恢复。

从3月到毕业,这段时间里,我也没有拉下,把高等数学又看了一遍。

还专门买了一个德生的短波收音机听VOA,BBC练听力04年考研,相对我去年,平淡的多,没有我03年那么惨烈。

也许是我承受了那么多,心已经死了吧,没有什么事能让我再有所触动了吧。

因为家里支持,还有我有一个高中同学(本科是在上海的)也和我情况一样,准备再考一年。

所以,我孤注一掷,破釜沉舟的决定到上海复习。

毕业后,我到了上海,和我高中的同学还有他大学的同学,以及他大学同学的同学。

在复旦附近的国顺路上租了房子,从7月份开始了第二年考研。

我说说上海吧,我是第一次和上海亲密接触。

一开始很不习惯。

连上海话我都听不懂,买东西经常闹笑话。

一开始还有些水土不服,肠胃不好,生活上还碰到了不少烦心事,比如,上海的物价真是贵,一开始真是让我看不懂。

我以前在我们学校的食堂,三元钱就能吃的不错。

可在复旦的食堂,随便吃点什么就要上4,5元。

还有,复旦丢车很厉害,我就丢了辆新车(自行车)。

但对于经历了这么多的我来说,这些根本不算什么。

我根本就没有当一回事。

我也没有好好的到上海逛过,从暑期到秋季的环球嘉年华也没有去,直到考研结束,才到南京路,浦东和徐家汇看了看。

反正,我在上海感觉很alien,没有碰到什么高兴的事情。

我每天去复旦的二教三教或者五教六教上自习。

和我同住的人都是考研的。

而且能接触到很多考复旦的,我也认识了不少志同道合的朋友,他们给了我不少的帮助。

我也结实了不少复旦的牛人。

其中有些人对我帮助很大,我真得感谢他们。

在复旦,考研得信息量也大。

我还自己去找了系里的老师和去年考上的人,了解了不少招生和专业课的信息。

环境和氛围都是去年无法相比的。

同时,我也深刻的了解到考复旦原来是这样的难!

但是,我丝毫没有动摇,依旧直着的考复旦。

至于学习嘛,真的是蒸蒸日上。

我也不知道是开了壳,还是我经历了痛苦,变的聪明了。

以前数学上有很多东西想不明白,不理解的东西。

到后来这些却都成了常识。

我前后大概做了80多套模拟卷,其中有62套是在早上8:00–11:00间严格按考研要求做的。

最后做数学题目都成了本能,我基本做卷子不费什么脑筋,完全就象是体力劳动。

但最后我也没有想到我能考146。

哎,我真是做梦也没有想到过,我学数学能学到这种境界……

至于英语嘛,上海这里晚上还有英语的广播,我就坚持每天听,练听力。

还有就是有机会就看CCTV-International。

从02年开始,这两年间,我天天都没有离开英语,在准备考研的时候,每天都要看3个小时左右的英语。

后来我觉得我英语肯定能上70,在要提高,因为我从小就没有好好学过英语。

那就要彻底的在从头认真学了。

因此到后期我基本上做英语就是为了保持状态。

政治我就是狂背书,还有狂做选择题,背到后来,我发觉政治其实是浑然一体的,大纲要求的内容都是有它的内在联系的。

我政治学习经历了一个从熟背透彻理解滚瓜烂熟基本常识的过程。

其实,我觉得我唯一的优势就是政治了,嘿嘿。

但是最后还是没有上80。

专业课我一直都没有把握住方向,只是把指定的参考书搞了个熟透。

而且我又是跨系跨专业,一点点底蕴都没有。

我虽然知道要扩充内容,但实在不知道是往那扩充,所以只有一遍遍的搞指定的书。

我想说的是复旦的专业课出的实在是难,要么就是深,要么就是偏。

从我个人经验而言,跨系跨专业,如果资质一般的话,就算把指定的书背的滚瓜烂熟,也只能有把握及格而已。

第二次复习,唯一折磨我的就是情绪低落和对于学过东西的遗忘。

我始终没有找到合适的方法来对付我不是很好的记忆力,只有一遍又一遍的反复强化所学的东西。

为了对付情绪低落,我就咒骂自己:你就是天底下最最拼命的想自己以前多么白痴都么愚昧!

这样我自己会有一种悲愤的情绪,我就是利用这来继续鼓动我自己学习。

每当我想到万一考不上会怎么样时,我就对自己说:fightasagloriouswarriordieaheroicdeath!

这样我就会热血澎湃,不会再有什么不好的想法了!

其实,第二次准备考研还是很顺利的。

想学就学,想睡就睡,不在很强迫自己学习。

还几乎每天还都绕着复旦正门那个有毛主席象的花园散步。

很重要的是:我的心态已经发生了变化,从渴望走运考上复旦到考不上考的上都无所谓再到感觉复旦如果不要我,那是他们的损失。

我甚至对复旦有些不屑了,有时候,我甚至是通过向复旦挑衅来获取前进的动力的。

同时,我也不知怎么的,变的对自己很有信心起来。

我还经常这样感觉那些和我竞争的根本不是我的对手!

这也是我生平第一次有了一种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感觉。

其实,到了后来,天天上自习几乎已经成了我的本能,因为除了全心全意的学习,我实在是没有别的事情何以干。

而且在第二次复习中,不象第一次,我会想象考上以后会如何如何,我完全不是被功利因素所驱动。

我想的最多的就是辉煌的壮烈牺牲一把。

只是渴望着壮怀激烈和慷慨激昂!

其实,我更愿意考研是一个明确的敌人,能和我痛快的来一个了断!

我最后是在复旦考完试的。

2004年1月11日下午一走出考场,我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回家,告诉父母我考完了,我没有说我有多大把握,生怕到最后又让他们失望!

走出复旦大门时,我眼睛湿润了,这是我到上海来第一次想哭,也是我第二次考研以来第一次那么心潮澎湃,感觉真是悲壮:考研就象我这生中注定得劫数!

现在,不管结果如何,我终于终于走完了……

在等分得日子里,我最害怕得就是我的卷子被批错了,或者是我在考试时犯了什么我没有察觉的错误!

在要知道分数的前几天里,我都是整夜整夜的睡不着。

26日晚上我知道了我的分数,真是百感交集!

当天夜里,我们家都集体失眠了。

我真的是飞跃了……

以上就是我亲身经历的主要部分,其实我能写的还有很多很多。

我到这里来只是想倾吐一下。

我要感谢我的家人和我的朋友们,如果没有他们的全力支持,我不可能走完这条不归路,甚至有可能完蛋!

王若平的阅读手记说:考研的最高境界是:独孤求败。

而我觉得,考研最高的境界就是:涅磐。

我最后的境界也是求败,但不是寂寞高手的求败,而是死士的一种求败。

就象荆轲刺秦王一样。

也类似于飞蛾扑火吧!

曾经有人告诉我考研必须的是:必胜的的信心+正确的方法+顽强的毅力!

但我的考研却是:视死如归的信念+正确的方法+与逆境搏斗而训练出的本能!

我说那种视死如归的信念,是因为如果我是被物欲和功利因素驱动,我决不可能坚持到底,也绝对不可能有那么平和的心态一路走完考研。

我也不是为了追求梦想,因为我早已绝望,早已心灰意冷。

我前面也说了,我到最后追求的就是一种壮怀激烈的牺牲。

能辉煌一把。

我说本能,是因为,到最后,我去自习,完全是象本能反映一样,象条件反射一样,和吃饭睡觉类似,根本就不需要去刻意的坚持!

至于方法,我想说,必须有正确的方法,不然就是白费劲。

事倍功半。

最后我想说的是:

我考复旦是一种痴,佛家讲就是直着!

这种痴我始终也未看破。

我其实也许是在追求我不太可能得到,得到了又保留不住的东西。

经历了这么多,我对复旦的感情是复杂的。

既有向往又有怨恨。

复旦和上海给我的感觉大部分是lonlinessalienation!

在我记忆中留下的大部分是sufferingmisering。

不过,也许这些比快乐更能让我刻骨铭心吧。

其实我本来就不属于复旦,我在复旦的日子里一点归属感都没有。

我本来就与那些天之娇子有着与生具来的巨大差距的。